赵青青强势从水榭天居把人带走的事情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帝京。虽然很少人知道水榭天居的幕后老板是谁,但是大家都很清楚肯定是个手眼通天的家伙。

其实不久前,也有几条过江龙在水榭天居闹事,结果半天时间不到,就集体跪在会所门口,足足磕了两小时的响头,磕得头破血流才被保安赶走了。

赵青青硬闯水榭天居的事情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但是碍不住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,很多人早就看赵青青和天道组不顺眼了,这回真的想看场好戏了。

所以,等到赵青青把管天笑等一群人押回天道大厦后,竟然在办公室里难得地看到了赵晓卓还有袁世煌两人。

“什么风把你们吹过来了?”赵青青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赵晓卓摇了摇头:“严格来说,是来找夏天的。”

夏天懒洋洋地说道:“有什么事就快点说,呆会儿我还要跟青青丫头补觉呢。”

“喂,你们没完了是吧,不刚睡过嘛。”赵晓卓有些难以理解地看着夏天,“那种事情就这么有意思吗,少睡几回死不了人吧,我真有正事找你。”

夏天撇了撇嘴:“那是你的正事,关我屁事。”

赵晓卓瞬间无言以对。

赵青青笑着打了个圆场,说道:“别斗嘴了,直接说事吧。我刚抓了几个人,呆会儿还要审问他们呢。”

“就是为你这事来的。”袁世煌随口说道。

赵青青有时奇怪:“这几个人来头很大吗,居然能劳驾你们过来说情。”

“说情,说个屁的情。”赵晓卓揉了揉眼睛,没好气地说道:“不管你抓了谁,给我往死里整。妈的,老子睡得好好的,七八个电话打过来,吵死了。”

袁世煌有些好笑地看了赵晓卓,不过倒没有跟着发脾气,而是点出了问题的关键:“你抓的那几个人,没什么人关心,重要的是你硬闯水榭天居的事,有几个老派家族的人给我们打招呼了。”

“哦。”赵青青笑着问道:“打什么招呼了?”

袁世煌淡淡地说道:“他们让你放了抓的那几个人,顺便去向水榭天居的老板道歉。”

“道个屁的歉。”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,“青青丫头,你不用理会那些白痴,谁要是不服,让他自己过来跟我说。”

“那估计没人会过来。”袁世煌尴尬地摆了摆手,“谁敢来招惹你这尊杀神啊,其实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你也在,否则的话,避开这事都来不及呢。”

赵晓卓仍旧有些不爽地说道:“一帮老白菜梆子,倚老卖老不说,还贼特么的势利。”

“那个水榭天居的老板到底什么来头?”赵青青这时候倒也有点好奇了,“竟然让帝京那些老派家族都给你们传话了。”

赵晓卓抬了抬眼皮,冲袁世煌道:“你说吧。”

“是这个人。”袁世煌犹豫了一下,随即抬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圆,又在中间点了一下,“以前的星圆会,你应该听说过吧。”

赵青青不由得翻个白眼:“直接说名字,我不喜欢猜迷。”

“好吧。”袁世煌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就是袁一方,论辈份的话应该算我爷爷辈的,不过年纪并不大,刚四十五岁。”

“袁一方?”赵青青不由得回想了一会儿,“好像在哪儿听说过。”

赵晓卓这时候提醒道:“说起来,他年纪上跟我哥是同一辈人,不过以前跟岳之枫争过帝京第一公子,可惜却争输了,又犯了点事就进去了。”

“哦,有点印象了。”赵青青终于有点印象了,“我记得资料上说,他已经死掉了啊。”

袁世煌接着解释起来:“当年他犯得事太大,为了给公众一个交待,所以才让一些小报说他已经死了,实际上可从来没有正式通报过,而且这人现在已经出来了。”

赵青青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一个刚出狱的人,就算以前有些势力,现在也早就时过境迁了吧,那些老家伙为什么要帮他?”

“因为当年他就是替那些老家伙们顶的罪。”赵晓卓嗤笑一声,不无讽刺地说道:“那帮老道学家们自觉羞愧,所以不但把水榭天居给了他,还极力想推他上位。”

“上位?”赵青青愣住了,“上什么位。”

赵晓卓表情有些不满地瞥了赵青青一眼:“我说,你现在怎么说也是帝京的一方势力了,好歹也关心一下帝京的形势吧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赵青青还是不解。

赵晓卓回答道:“马上要重选所谓的帝京第一公子了。”

“啊,第一公子这种称呼居然是选出来的吗?”赵青青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,“我还以为就是你们这帮人互相吹捧出来的称呼呢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。”赵晓卓十分认真地解释起来:“只要成为帝京第一公子,就能支配帝京的一部分新兴势力,不然你以为岳之枫,还有我哥当年为什么要去争这种虚名。”

赵青青这时候才醒悟过来:“不是吧,那些老家伙居然想推举袁一方?”

夏天笑嘻嘻地说道:“四五十岁的人了,这是要争第一公子还是第一公子他爸啊。”

“夏天,你还别小看袁一方。”赵晓卓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,“那家伙的性格跟你差不多,行事肆无忌惮、为所欲为,虽然在里面呆了二十多年,但是听说脾气有增无减,最近小动作频繁,已经快把脚印踩我们脸上了。”

夏天眼睛斜瞥了赵晓卓一眼,不禁地说道:“你欠揍了是吧。”

“那些老家伙是没人可选了吗?”赵青青很是不解。

袁世煌也苦笑着摇头道:“那些老派家族中,近十年来都没有出现什么有潜力的新人,为了不让我们占便宜,还真有可能推他出来恶心下我们。”

赵青青笑了笑,随口说道:“那倒是,你们两个随便谁出马,要打败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,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嘛。”

“问题在于我们不能出马。”袁世煌不无担忧地说道:“因为我们已经是一家之主了,跟公子这个称谓搭不上边了。”

夏天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那当年你哥赵公梓是怎么当上第一公子的?”

“当然是因为那时候我爸还在。”赵晓卓这时候,装作无意地说道:“如果夏天你愿意出来选,那我们就高枕无忧了。”

夏天撇了撇嘴:“没兴趣。”

“师傅也不是帝京人啊。”赵青青非常了解夏天,他是不可能被这种虚名所惑的,“你们也别打这种骚主意了。”

赵晓卓用一点也不遗憾的语气说道:“那就有些遗憾了。”

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赵青青这时候回味过来了,美眸紧紧地盯着赵晓卓和袁世煌:“你们两个过来绝对不是为了传话,肯定还有别的事情要说,对吧?”

夏天笑嘻嘻地说道:“青青丫头,你还是笨了点,现在才看出来。”

“师傅,你早就看出来,居然不提醒我?”赵青青居然娇嗔地打了夏天一下,这种娘气一面直把赵晓卓给弄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赵青青瞪了瞪赵晓卓:“你有意见。”

“没有。”赵晓卓才不在这时候讨打呢。

赵青青一脸地不耐烦:“所以,你们到底想干嘛,快点说,再绕弯子,直接滚蛋。”

“是这样,我们物色了一个人选。”赵晓卓迟疑了几秒钟,然后说道:“不过,他的各方面实力都有些不够,希望夏天抽空稍稍帮他强化一下。”

赵青青问道:“你们相中的人选是谁?”

“宋玉媚的堂弟宋玉卿。”赵晓卓回答道:“夏天,这也算是你的妻弟,你不打算帮帮忙吗?”

夏天本来确实没什么兴趣管别人的事情,不过听到这人是宋玉媚的弟弟时,还是决定给这个面子:“你把人带过来我看看。”

“行。”赵晓卓听到夏天这话就站了起来,拍了拍手,“明天我就把人叫过来。好了,别的没什么事了,你们就先告辞了。

“你们不看看被抓过来那几个人?”赵青青不由得问道:“其中有一个好像还是金家的少爷呢。”

袁世煌笑了一声:“金家早在五六十年前就没落了,这个金子多却一直还沉浸在旧日荣光的美梦里,纯粹白痴一个。”

赵晓卓也道:“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。”

“如果他们犯的事,水榭天居也牵涉其中呢?”赵青青接着问道,“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计划。”

“说得好像你以前顾虑过我们的计划一样。”赵晓卓没好气地回答:“你跟夏天完全是一个德性,就算真的有影响,难道你会罢手吗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赵青青话说得很轻,却没有半点迟疑:“我办事从来都是一查到底。”

赵晓卓没有再说什么,和袁世煌很快就离开了天道大厦。

“师傅,我们现在去审那几个人。”赵青青见两个电灯泡走了,笑着冲夏天道:“你不会觉得无趣吧。”

“无所谓。”夏天一脸漫不经心地表情,“反正也没什么事做。”

  

  。

章节目录

护花高手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在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在流浪并收藏护花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