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觉得这种把戏能骗得了我?”夏天脸上满是不屑的表情,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

“哎呀,效果这么逼真,你怎么就看穿了呢。”夏天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白裙女人,看上去至少有一米九,身材倒是异常的好,最主要的是声音知性又魅惑,听得出来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夏天撇了撇嘴:“障眼法这种东西,对我没有用。”

“看来你确实不是普通人,是隐士,还是异人?”白裙女人把手从夏天的后心收了回来,那只手却不是枯树皮,反而相当的红润酥软,还捏着那颗跳动着的心脏,然后一口一口地吃掉了。

“我不是隐士,也不是异人。”夏天淡淡地说道:“我说过了,我是神医,而且是天下第一神医。”

“天下第一神医?”白裙女人捂着嘴巴笑了起来,“我记得当年有三个人一直在争这个名头,一个是妖医莫问药,一个是天医萧一手,还有一个是鬼医张明佗。他们可都是你们医界的擎天巨擘,你这么自称,不怕他们生气吗?”

“这有什么好怕的。”夏天一脸不以为然地神情,“他们三个人的医术加起来都没有我十分之一厉害,我不是天下第一神医,谁是?”

夏天这倒不是过份自信,而是在陈述事实。虽然鬼医张明佗是他的大师傅,在他还没出生之前就在医界有着巨大的名望,但是论起医术,他八岁的时候就把这个大师傅的医术掏空了,十岁的时候就能完爆了。至于另外两个医术还不如张明佗的所谓妖医、天医,那就跟他提鞋都不配了。

“他们好歹也是你的前辈,你如此不尊重他们,真的好吗?”白裙女人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夏天不耐烦地说道:“好不好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“其实有关系的。”白裙女人伸出手罩在夏天的头顶,五指蓦地缓缓变长,“因为我跟这三个医生,多多少少都有些仇,尤其是鬼医张明佗,我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,而我恰恰在你身上嗅到了一丝丝鬼医的气息,请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,是他的儿子吗,还是他的孙子?”

夏天随口道:“我不是他的儿子,也不是他的孙子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的感觉错了?”白裙女人枯树颇般的五指渐渐收拢,似乎要把夏天的头给捏爆了,“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,除了鬼医张明佗,就是说谎的人。”

“你感觉当然是错的,我不是他的儿子或者孙子,而是他的徒弟。毕竟我长得这么帅,而他的身体里可没有半点帅的基因。”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。

“你是他的徒弟?”白裙女人神情渐渐阴沉起来,枯树皮似的五指竟然渐渐泛起了凛凛寒光,如同五柄锋利的铁爪,“那你也去死吧。”

说着,白裙女人猛然间用力,只不过五指却捏空了,夏天的身形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原地了。

“这是什么身法,竟然如此迅疾。”白裙女人略有些惊愕地叫嚷起来,“你不可能是鬼医张明佗的徒弟,他可没这个本事。”

“你实在蠢得可以,我又没说我师傅只有一个。”夏天笑嘻嘻地说道:“我师傅很多,张明佗只是我的大师傅。他没这个本事,不代表我别的师傅没有。而且,就算我所有的师傅都没这个本事,也不代表我没这个本事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白裙女人心底的怒火越来越有些控制不住,“但是,你既然是张明佗的徒弟,那就得死!”

“你跟我大师傅到底有什么恩怨?”夏天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难道是感情纠纷,大师傅以前在山上的时候确实经常说他有上百个情人,那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在吹牛呢,难道你是其中一个?”

接着,夏天又喃喃自语起来:“话说三位师傅十二年前就下山了,大师傅当时说要去找他的上百个情人叙叙旧,这都十二年了还没轮到你,那你是挺惨的!”

白裙女人忽然就怒了,十指根根化作利剑,冲着夏天的头便刺了过去:“你果然跟张明佗一样的恶劣。”

夏天打量了白裙女人一眼,有些理解地说道:“不过,你长得这么丑,脾气又这么差,我大师傅看不上你也很正常。”

“张明佗就是一个骗子,混蛋,贱人……他该死,你也一样!”白痴女人也不知道是被夏天说中了心思,还是纯粹地怒了,指着夏天道:“我要宰了你,然后带着你的人头去找张明佗算帐。”

“枯木逢刀,降魔本相!”

白裙女人蓦地大喝了一声,接着她的身体便发生了极为诡异的变化,确实很像一棵极速生长的树,不多时就长到了七八米高,而且每一条枝干都如同锋利的长刀,样貌外形都异常的狰狞,声音也莫粗粝起来。

“这下更丑了。”夏天摇了摇头,不无失望地说道:“你练这种功法,肯定是没办法吸引我大师傅的,他更喜欢小巧依人的类型。”

“给我去死!”白裙女人挥舞着刀锋似的双手,冲着夏天便是一通狂砍乱刺。

刀锋狂舞,速度极快,隐隐地还有空气被斩破的呼啸声。

夏天没兴趣跟丑女人玩,所以选择了速战速决,直接无视了那狂舞的刀锋,一脚踹了过去。

“嘭!”

白裙女人顿时倒飞出去,庞大的身躯重重在砸在了数十米外的地面上,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。

“这么不经打,无聊。”夏天撇了撇嘴,懒得再浪费时间,径直往前走。

“慢着,我还没死呢!想跑,先吃我一刀!”白裙女人恢复了原来的身形,爬起来之后,抬手一甩,蓦地朝夏天甩出了数百把飞刀。

“我说这位奶奶,你何必这么执著呢。”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,随手甩出一道戏风,把那些飞刀都击落在地,“念在你可能是我大师傅老情人的份上,我已经放你一马了,别再找死。”

“呸,谁是他的老情人!”白裙女人忍不住口吐芬芳,“想当年我也是云岭一枝花,堂堂的柳家大小姐,我爹有一座占地数千亩的大药园,家里的钱几辈子都享受不尽,那是何等的风光快活。结果三十多年前我染了一场重病,我爹散尽家财、遍请名医也治不好,后来张明佗自告奋勇说是能治好我的病。结果呢……”

夏天随口说道:“我看你已经没病在身,想来我大师傅应该把你的病治好了啊。”

“谁跟你说病的事了。”白裙女人脸色骤变,目光也变得阴冷起来,“那时候我爹已经没什么钱了,为了感谢他,只能把我许配给他,或者送他一本古药谱。结果张明佗那骗子、那狗贼,竟然选择了药谱,我可是堂堂柳家大小姐,就算家境没落了,那容貌也是天南数一数二的大美女,在他的眼中我竟然还比不上一本破书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,此仇不共戴天!”

夏天一脸无语,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,他本来还以为大师傅张明佗把她爹给杀了呢,原来只是这么档子破事。

“你说他该不该死!”白裙女人再次激动起来,差点没第二次变身成满身是刀枝的怪物,“你做为他的徒弟,是不是该为他当初的选择,付出血一般的代价。”

“不应该。”夏天懒洋洋地说道:“其实这事,你完全可以去找我大师傅问清楚啊,说不定当年他并非不动心,而是有别的不得已的苦衷呢。”

“我怎么没找他!”白裙女人口喷唾沫,一脸不愤地说:“那天之后,我就离家出走了,就是为了找到这个狗东西。结果找了整整二十年都没有找到。甚至还因为找他,落入了别人的陷阱,以至于困在这里也十多年了。一想到这里,我心中的怨恨就更浓了。既然找不到他,杀了他的徒弟,也可以暂时解解恨!”

“你之前找不到他,这个是有原因的。不过,你现在完全可以出去找他啊。”夏天推测了一下,那时候张明佗应该差不多被神仙姐姐给请上山了,当然不可能找得到。十二年前,他的三位师傅才一起下了山,各自找老情人去了。可惜这女人恰好这期间被人困在了这里,也实在是有缘无份。

“我说了,我被人困在了这里,身体中有禁限,一出去就得死,找什么,找个屁!”白裙女人一脸疯相,估计这十二年已经憋得性格变异了。

“这个好办。”夏天撇了撇嘴,“我可是天下第一神医,不管什么禁制都能解开。”

“你真能帮我解开?”白裙女人这会儿神情又变了,目光也露出渴求之色:“你不会跟你师傅一样想故意羞辱我吧。”

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你想多了,再说了羞辱你,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白裙女人面露疑惑之色,“而且我刚才还对你痛下杀手,你不杀我就算了,还救我,实在有些说不通。”

  

  。

章节目录

护花高手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在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在流浪并收藏护花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